偶然的機會,發現表姐竟然沒長毛

 

這是一件讓我特別激動的事,雖然已經過去了一個星期,現在想起來還那麼激動,小狼今年24,家裡還算小康,基本上能滿足日常消費,當然,餘點閒錢自己泡泡妞,和朋友喝喝酒,在我們這種不起眼的小縣城,也還算可以了。

大學畢業後,自己學著創業,當然離不開家裡的支持。

自己獨立出來混,父母就買了一套房子給自己居住,一來嘛想鍛煉下自己獨立生活的年紀,二來嘛,父母也催著找女朋友,在我們這,有房子,當然更容易些。

週五,本來心情蠻好的,而我的女朋友吵了一架,就獨自回她家去了,以前的一個小學同學正巧開了個餐館,請我吃飯。

於是乎拉扯一堆人就去喝酒,突然在街上看到一個美女,哇靠,好正點,黑絲配小高,姑娘你好騷!當然這只能心裡說,要不然後果……呵呵!說著說著麼就走過去,我的死黨也眼睛直勾勾盯著人家看,別說,那對胸,胸型真好!小狼最喜歡挺的,比那些光大卻下垂的手感更好!也可能是自己第一次被一個大胸阿姨強奪了產生了陰影吧!「咦,你是xxx吧?」嗯?我仔細一看原來是我家的一個親戚,但好像扯的有點遠,因為家裡的緣故所以認識的人多具體不是太熟的親戚也很多,但還是要有禮貌的「啊,叔叔啊,你是出來逛街嗎?」說完讓死黨先過去飯店,我一會來。

這時候那美女走過來:「xxx,還記得我嗎?我記得上次見你都還上學呢!」我一聽,再仔細一打量:「原來是表姐啊!」這時候我才想起來這是一個遠房親戚,當時自己還讀書,只記得去參加她婚禮的時候,那新郎真心丑爆了,而表姐這麼好的人才竟然嫁了這樣一個人,場下各種唏噓。

沒想到現在竟然把人家忘記了,當時別提多尷尬了,而表姐卻不已為意的和他爸說:「爸你回去吧,我會考慮的。

」說完眼紅紅的。

叔叔歎一聲氣,便坐上公交車,揮揮手走了。

「xxx,你不會忘了表姐吧?」「哪裡會啊,怎麼會呢?」「那你告訴我姐姐叫什麼啊?」「額……」此刻我是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,看我這表情,表姐可不樂意了,哼了一聲。

「表姐就是表姐啊!我記性不大好,讓我再想想,我肯定能想起來!」表姐一臉寒冰:「好了好了,忘記就忘記了唄。

」表姐說完就轉身向另一條街走去,看她眼眶微微泛紅,再加上之前父女的話,頓時好奇害死貓的我跑過去攔住表姐,「一起去吃飯吧表姐,就當我給你道歉,我一朋友……」「可我已經吃過了,剛和我爸一起吃的他才回家」「別啊,走吧,我那朋友開的餐館,味道很可以的,烤魚,特香!」軟磨硬泡終於一起走了。

小狼當時就想問她剛才是說的啥事,可感覺具體不好開口,就問她姐夫呢?不問還好,一問這事,她眼一紅,一股香味鑽進鼻子,整個人就趴在我肩頭上哭了起來,弄的當時好多人紛紛側目。

小狼一聽,大概猜了個八九不離十,但現在是在街上啊,總不能就這麼安慰她吧?更主要的是一隻奶已經貼在我手臂上,溫溫軟軟,小狼瞬間就雞凍了,在大街上避免尷尬,只好拍拍表姐說咱回家去說。

低頭低聲說:「姐,咱不哭了,人家以為咱是搞對象呢,以後我怎麼嫁人呢?」一聽這話表姐不哭了,抬頭噗嗤一笑,「你一男的嫁什麼人,再說你嫁了叔叔阿姨還不得氣死,誰來繼承你家的家業」「嘿嘿,那不哭了去吃飯!」看著表姐哭過後的臉,小狼邪念漸起……一頓飯吃得沸沸揚揚,最吃驚的莫屬死黨了,看到這麼個美女竟然和我一起來吃飯,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,當得知是表姐時才釋懷。

而表姐心情不好,許多人可能認為喝了酒然後就發生了?錯!那是小說。

表姐在飯局裡滴酒未沾,幾個大老爺們紛紛不懷好意,都被我擋回去了,大家也就無可奈何!吃完,提議去唱k,於是一起去,當然,又是喝酒!大約唱了半小時,表姐告訴我難受,她討厭煙味,於是我帶她道了個別,先出去了。

表姐突然對我一笑,然後示意我低下頭:「弟,你能不能陪我單獨唱歌,我想和你說說話!」「好!」當然另換戰場,我預感今晚可能要發生點什麼。

來到另一家ktv,要了一個小包間,老闆看到我剛要說什麼,被我一個眼神擋回去了,哪能讓她揭了我老底啊,要是讓表姐知道了什麼,可不好了,表姐似乎會心一笑,就一起進了包房。

包房裡,表姐像一個淚人一樣講述了和她老公鬧矛盾的過程,發現他在外面養女人,現在居然帶到家裡,要離婚,而表姐她爸正是來給表姐撐腰的,說人窮志不窮,離開他,自己獨立也能生活,而我一直在給她遞紙巾,慢慢的,表姐靠在我肩上,歎著氣說:「弟,你知道嗎,以前媽媽告訴我,我從小和你訂過婚的,當時自己以為都啥年代了還興這個,但家裡一直看好這門親事,慢慢的你家條件越來越好,也就打消了這個念頭,而我,因為沒考上大學,也就和那個人結婚了,沒想到……現在好後悔自己當時為什麼不好好學習,要是考上大學,說不定和你一個學校……」隨著她的講述,我終於回憶起來了,她是(因為是真實故事,真名不便透漏,就取一個字芸吧),芸是我家遠房的親戚可以說基本不沾太親了,當時小時候開玩笑說訂娃娃親,而她家就記住了,其實我家和許多人家訂過,都是開玩笑的當然,沒想到人家居然真的有心……而這個表姐小時候就一副美人坯子的樣子,大我2歲,讀初中時候和我在一個班,當時發育的比較早,但是卻不是很大,透過衣服看尖尖的,記得有次我還趁機偷摸了一下她的咪咪,那時候正發育,男孩子難免好奇些。

扯遠了扯遠了,表姐哭完了,拿起話筒唱歌,而我拿出一支煙,火剛點,突然想到表姐在一邊呢,就把煙掐了。

「弟啊,你抽煙抽得多嗎??」「還行吧,想起煩心事會想抽一支」「想起什麼了啊?」我把和女朋友吵架的事和她說了,表姐聽完,笑了笑:「喝酒吧!姐陪你」於是兩個人喝了起來!「弟,姐覺著吧,你應該盡量別和你女朋友吵架」「為什麼啊?」「你想,你看到她和別的男人你就爭風吃醋,而你們男的,隨便在外面沾花惹草,姐看你在這些地方很熟吧,要不然剛才那老闆……」「姐!我當然知道,但我也不是隨便的人,有時候是生意上逢場做戲罷了,況且我現在還沒打算結婚呢,結婚了我肯定只對老婆好!」「就你那花花腸子姐不知道嗎?上初中時你就偷看過我們宿捨那個張薇上廁所,把人家嚇哭了,還好我幫你哄住了她,不然人家可是要到老師那裡告狀的」「那不是你揍了我一頓嗎……」「我不揍你人家能消氣嗎?再說那次上晚自習突然停電,你趁亂摸了我一下,你以為我不知道嗎?」說著聲音就小了,臉上浮起了兩朵紅雲。

此刻心臟撲通撲通跳起來,我尷尬的聽著歌曲,表姐也似乎感覺到了氣氛不太對,低頭喝著啤酒。

還是她打破了沉默:「弟,你還記不記得初中時候的xxx啊?聽說……」兩個人聊著聊著,喝了不少酒。

差不多11點了,我們都離開ktv,酒喝的有點多,但還算不醉,於是開車送表姐回家。

一路上心猿意馬啊!真想就地正法或者開個小賓館什麼的,表姐喝了不少,但也沒醉,來到她家樓下,臥室的燈微微亮著,表姐一看,重新拉開車門:「弟,我去外面住,你幫我拉到xx酒店」。

「去我家吧?」表姐轉過頭看著我,沉默了大概半分鐘。

「行,就去你家!」路上,表姐告訴我她在家門外看到了那個女人的車子,白色小polo,還吐槽現在的小三就喜歡開小polo,當然,這是在我們這的小縣城常有的現象。

我開導了表姐兩句,表姐拿起打包回來的啤酒,又拉開一罐……扶著表姐上樓,她這次已經喝的有點多了,嘴裡嘟囔著到我家不許我對她有別的想法,不許做對不起她的事,不許什麼什麼一堆話,我哪聽得進去啊,表姐幾乎一個身子都趴在我身上都還扶不穩,實在不行把她背在背上,頓時感覺到胸前那對至少D罩杯的奶貼在了背上,手裡提著那對光滑的黑絲腿……小弟弟已經支起了帳篷。

好容易來到家裡,放在沙發上,累的喘口氣,這時候看到表姐頭髮凌亂躺在沙發上,一雙腿,用網上的話說夠玩一年了。

這時候小狼心裡的邪惡念頭終於滋生出來,叫了兩聲表姐表姐,就把她抱進了臥室。

把燈一關,給她放在床上,又害怕畢竟是自己的表姐,要是她不肯說出去了,那在家裡這……左思右想,終於想到了一個辦法。

我把床前的檯燈擰亮,去拿了一塊熱毛巾,要是醒了就說給她擦臉,要是沒醒的話……於是在微弱的燈光下,我伸手摸到了那對彈性非常好的大奶,解開扣子,隔著胸罩揉捏著,白嫩而富有彈性的胸部在手中不斷變著形狀,白色的乳罩也阻擋不住我的魔爪,搓揉的動作越來越大,摸到的嫩肉越來越不能滿足我的獸慾。

表姐的乳頭是什麼樣的?有沒有被姐夫吸黑?我小心翼翼的掀開乳罩一角,看不到看不到還看不到,手心裡緊張的全是汗,慢慢的,一個紅紅的乳頭漏了出來,乳暈比較大,而且乳頭也比較小,本狼還是玩過很多女人,女朋友發生過關系的幾個,小姐幾個,約炮也約過幾個,但這乳頭就像是高中時候搞的第一個處女一樣,小巧的乳頭點綴在白嫩的大乳房上,顯的有點不成比例,但是卻那麼誘惑,我舌頭一卷,便含了上去,另一隻手搓揉著另外一隻乳房,當然這次已經不再是隔著乳罩了,而是直接插進了乳罩中,兩個手指輕捏著乳頭,淡淡的奶香味充斥著鼻腔抬起頭,兩隻手再次搓弄著這對大乳房,放手,兩隻乳房彷彿未經受過蹂躪一般馬上恢復了原狀,如此好的彈性!我左手併攏,劃過乳溝,溫熱,滑嫩的乳溝,真想它們夾的是我的雞巴,如果再來點潤滑油,那可真是太爽了。

我再次將頭埋進乳溝中,此刻已經基本上失去了理智,去他媽的被發現,老子就是要干!手迅速下滑,略過那銷魂的小腰,摸到了那雙富有彈性的絲襪美腿,此刻表姐的腿還開著,我摸到了兩腿之間,下滑而過摸到了屁股,好有彈性的屁股,揉了兩下,就只忙摸著表姐的大腿中間。

寂靜的夜裡,只能聽到表姐均勻的呼吸聲和我自己粗大的喘氣聲,手來到腰上,掀起裙子,把絲襪從腰處拉開,一隻手鑽進去摸到了絲襪下的光滑大腿,本狼喜歡這樣插進絲襪或褲子裡摸,可能和以前偷偷和女朋友偷腥有關,於是在小內褲上摸了起來,和其他女人摸起來的感覺一樣,軟軟的暖暖的,感覺得到點點濕潤,表姐的內褲是棉的,當時只顧搓揉,感覺搓著好滑,內褲一下子就搓歪了一點,但剛好裙子遮住了視線,我不再關注表姐的表情看她是否會醒的跡象,蹲到了她腳的那邊,看看如此美麗的美女下面是否美麗,但當我再次將手插進絲襪摸內褲下的美穴時,忽然感覺到內褲已經歪在一旁了,我打開手機,(當時摸下面把被子堆在了表姐腰上擋住了光線)藉助微微的光線看過去,一瞬間驚呆了,表姐的陰埠上沒有毛!我靠!難道表姐是白虎?此刻的心情,已經和野獸沒有區別了,我在絲襪中的手瘋狂的把內褲撥到一邊,果然!一根毛沒有,而且不是像刮的,因為我搞過一次和一個小姐刮毛的,讓老子出了2000大洋才肯刮。

這和刮毛的完全不一樣,微微的一點點絨毛在陰埠上,而陰唇兩邊沒有任何毛,我喘著粗氣抬起表姐的屁股,想把內褲和絲襪撥下來,而表姐似乎有一點醒了的跡象,當時只想著馬上上,但卻不敢大動作,看錶姐又似乎睡著了,我又把手插進絲襪中,把內褲盡量拉開,同時放出了我的雞巴,擼了兩下,眼前的美景如此漂亮,我快速蹲下身子,舌頭舔了上去,內褲已經撥到了一邊,所以直接隔著絲襪舔在了嫩b上,而嫩b已經流出了部分水,打濕了一小塊絲襪,我拿出雞巴頂在了絲襪上,想直接插進去,龜頭沾到了表姐分泌出的花蜜,亢奮異常,堅實的頂在門口,甚至連絲襪還有內褲都頂了凹進去一塊,這時候表姐突然夾緊雙腿,我暗叫不好,趕緊起身跑到附臥室,拉起褲子,只聽臥室裡洗手間裡哇哇的嘔吐聲,而後放水的聲音!我躲在床上聽著聲音,過了會表姐開了走廊燈,開門來我臥室裡,「xxx(她沒有叫弟而叫名字,看來生氣了),我和你說什麼你忘記了嗎?我已經嫁人而且你也有女朋友,你這樣……哼!!!」摔門又回臥室了。

這下好了,我雖然玩過女人很多,但畢竟這還有點親戚的意味在中間,這,我心亂如麻,起身到臥室門外,敲了敲門:「姐!我錯了,你長的漂亮,而且我也是酒喝多了嘛!」房間中的表姐一聲大吼:「滾!」我悻悻回了房間,只擔心不要弄的全家親戚都知道,迷迷糊糊睡著了。

睡夢中,夢到自己去吃雙皮奶,嗯?這雙皮奶是熱的?鬧鐘響了,感覺自己昏昏的頭好過了些,起床撒了泡尿,洗漱下再找表姐吧,昨晚上的事大不了再和她商量商量。

走到洗手間鏡子前?嗯?只見我滿臉口紅印,洗漱台上還有封信「xxx,你給我記好了,讓你昨晚不老實!你臉上的口紅印是我親的,沒錯!就是親的!你還做春夢是吧?就是讓你看得見吃不著!哼哼!好了,昨晚的事我暫時不會告訴其他人,不過要是你又惹了我!!哼哼!!那絲襪被你沾上了許多那種東西,送你了!!以後這事情說不說,那要看你的表現了?你抽屜裡名片我拿了一張,我會給你打電話的!!悄悄告訴你,你自己看鏡子,你的嘴我可是親好久了的,特別塗了好幾次口紅呢,當然也吃過你的舌頭,味道一般吧!自己慢慢擼吧!哈哈~對了看看你下面,我昨天本想把它剪了!電話聯系!」我一看,我靠,拉開褲子一看,這不挺得直直的嗎,嚇我一跳。

嗯?這是……在我龜頭上,一個紅紅的口紅印!我了個去!!我昨晚錯過了什麼??心裡一萬隻草泥馬奔騰而過!!!





相關閱讀
   
.,c字褲美女內衣秀視頻,.,.,夜夜擼 成人小說論壇,.,加勒逼免費影片159,日本視訊正妹,美女視頻不夜城聊天室,成人午夜免費聊天室
.,爆乳ol緊身職業裝美女,.,視訊聊天室,寂寞男女聊天室,.,美女短裙學生少女視頻,showlive視訊聊天網,成˙人圖片5278,.